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普京的“孩子们”㉔|克里姆林宫的“喉舌”:佩斯科夫

2022-12-03 15:24:09 3072

摘要: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冯玉军 周楚人【编者按】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冯玉军 周楚人

【编者按】

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精英。

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2020年3月14日获宪法法院批准,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7月4日开始生效。这意味着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2021年4月5日,普京签署了关于总统任期的法案。根据该法案,他可以在现任期结束后再连任两届。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或以其他形式对俄罗斯政治产生深度影响?

【之二十四】德米特里·谢尔盖耶维奇·佩斯科夫

德米特里·谢尔盖耶维奇·佩斯科夫(Дмитрий Сергеевич Песков),1967年10月出生于莫斯科市,是俄罗斯著名政治家,2000年开始在俄罗斯总统新闻局工作,同年4月开始担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新闻发言人。

德米特里·谢尔盖耶维奇·佩斯科夫

佩斯科夫1989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获得东方学与翻译学士学位,同年进入俄罗斯外交部工作,历任使馆随员、三秘、二秘、一秘。因为受到克里姆林宫内部人士赏识,33岁的佩斯科夫被调往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新闻局工作,此后一直跟随在普京身边,2008年至今一直担任普京的新闻秘书。作为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的发言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克里姆林宫的意志,他也因此被誉为克里姆林宫的“喉舌”。在《独立报》2021年8月的百名政治人物排行榜中,佩斯科夫位列第19名。

子承父业

佩斯科夫的父亲是谢尔盖·尼古拉耶维奇·佩斯科夫(Сергей Николаевич Песков),出生于1948年,于2014年去世。

佩斯科夫出生时,老佩斯科夫还在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但是早婚与儿子的出生并没有影响他的事业。硕士毕业时老佩斯科夫已经39岁,仍被苏联外交部分配安置工作,1987年起先后任职于苏联亚非国家团结委员会、苏联对外友好协会,后辗转苏联/俄罗斯驻巴勒斯坦、巴基斯坦和阿曼等穆斯林国家使馆工作,2005年-2009年任俄罗斯驻巴基斯坦大使,2011年-2013年任俄罗斯驻阿曼大使。

2007年2月,时任俄罗斯驻巴基斯坦大使谢尔盖·佩斯科夫(左)与时任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出席活动。

老佩斯科夫以39岁“高龄”进入外交部,有专家推测,或许外交部身份只是“掩护”,他实际上是克格勃安置在中东地区的情报特工。在公开信息中,老佩斯科夫以对国际关系、中东问题的熟稔著称,曾被授予二级祖国功勋勋章,逝世后,被巴勒斯坦授予最高级别的巴勒斯坦荣誉勋章。

小佩斯科夫的童年时期跟随父母在不同国家生活和学习,这也造就了他远超同龄人的阅历与视野,同时掌握了土耳其语、阿拉伯语。少年时期,佩斯科夫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专注与聪慧,他总是对新知识充满好奇,知识面非常广阔。据其老师回忆,佩斯科夫读过很多书,尤其喜欢读世界史与俄国史。老佩斯科夫在繁忙的外交工作之余非常重视对儿子的培养,一个专业外交官分析、判断、处理问题的行为准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佩斯科夫,这种熏陶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佩斯科夫的人生。

佩斯科夫母亲的身份一直是一个谜,父子俩从未在公开场合谈及这位女性。传言佩斯科夫的母亲来自乌克兰,她的祖父是苏共在阿塞拜疆的领导人之一、阿塞拜疆巴库人民委员会第一任劳工委员雅科夫·达维多维奇·泽文(Яков Давидович Зевин)。达维多维奇是犹太姓氏。消息人士透露,在佩斯科夫身居高位之后,或许是为了避讳“有乌克兰背景的犹太人游说克里姆林宫”的流言,在所有公开渠道都删除了其母亲的信息。

上世纪80年代,老佩斯科夫回到莫斯科工作,佩斯科夫也得以进入莫斯科一所国际高中就读,此间佩斯科夫掌握了第三门外语——英语。1989年,佩斯科夫从父亲的母校、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毕业。毕业时他曾表示想过去一家土耳其报纸在莫斯科的办事处工作,但是遭到父亲的严厉批评。在父亲的要求下,佩斯科夫子承父业,进入苏联外交部工作。

伯乐赏识

凭借精通三门外语的天赋以及父辈的关系,佩斯科夫进入外交部后晋升很快,历任苏联/俄罗斯驻土耳其使馆随员、三秘、二秘和一秘。当然这背后除了老佩斯科夫的推动外,还少不了其岳父的助力。1994年,27岁的佩斯科夫与索洛钦斯卡娅结婚。岳父是弗拉基米尔·德米特里耶维奇·索洛钦斯基(Владимир Дмитриевич Солоцинский),时任外交部第四亚洲司司长(2011年-2013年曾担任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佩斯科夫因而被调回莫斯科,在外交部机关工作,两年后以一等秘书的身份派到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馆。1994年,佩斯科夫还在俄罗斯自由民主党创始人、主席,弗拉基米尔·沃尔福维奇·日里诺夫斯基(Владимир Вольфович Жириновский)的介绍下加入了当时最受欢迎的自由民主党。

1999年11月,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左一)与时任土耳其总统凯南·埃夫(右一)会晤,佩斯科夫(中)为翻译。

1999年11月,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参加欧安组织峰会期间,身为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馆一秘的佩斯科夫担任总统的翻译。他巧妙地改译叶利钦对土耳其总统无意的“冒犯性”言辞,化解了一场外交风波。最高层注意到了这个年轻的外交人才。佩斯科夫与叶利钦亲密交谈的合影出现在俄罗斯各大媒体,同月,佩斯科夫还担任了时任总理普京与土耳其总理会晤时的翻译,这也成为了年轻的外交官职业生涯的转折点。

2018年1月佩斯科夫曾回忆说,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命运会和普京紧紧绑定在一起。当时他只是因为精通土耳其语而为俄罗斯多位领导人提供翻译支持。

时任总统新闻秘书阿列克谢·阿列克谢耶维奇·格罗莫夫(Алексей Алексеевич Громов)十分赏识佩斯科夫在闪光灯前的优雅、从容、睿智和自制。同为外交系统出身的格罗莫夫在普京的前两个总统任期担任总统新闻秘书,2012年起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比同为办公厅第一副主任的基里延科排名要靠前,是普京团队的核心成员,其主要工作是负责涉及总统的宣传和新闻检查。

2019年有媒体指出,格罗莫夫在总统办公厅工作了23年,比任何一位同事都要长,享有总统无限制的信任,只有他被允许在任何必要情况下直接进入普京的办公室。在《独立报》2021年8月的百名政治人物排行榜中,格罗莫夫位列第12名。

华丽转身

2000年,受格罗莫夫之邀,佩斯科夫赴总统办公厅新闻局媒体关系处工作。有传言说当时叶利钦在同普京交接总统事宜时向新任总统提供了一些人事安排的建议,佩斯科夫位列其中。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与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格罗莫夫(右)交谈

不过更可信的消息表明,格罗莫夫是佩斯科夫的伯乐。在他的安排下,佩斯科夫日后走上了与格罗莫夫极为相似的道路,堪称“格罗莫夫2.0”。在格罗莫夫的重用下,佩斯科夫一度担任他的的副手,协助开展总统办公厅的新闻工作。此外,如前文所述,有传言说佩斯科夫的父亲可能借助外交身份掩护开展情报工作,而佩斯科夫可能也有类似背景。克格勃出身的普京对系统内的年轻人有种天然的好感,这也可能是佩斯科夫备受器重的重要原因。

初进总统办公厅,佩斯科夫就组织了普京与媒体的第一次“直播连线”,他负责将普京的讲话翻译给外国媒体。与其他在各级岗位接受锻炼而逐步晋升的技术官僚不同,佩斯科夫可谓是“出道即巅峰”。2000年4月起,佩斯科夫被任命为普京总统的新闻发言人。在这个位置上,佩斯科夫第一次获得了在官方新闻发布会上表达俄罗斯总统立场的权力。

2000年1月13日,时任代理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宣布开始筹备圣彼得堡建城300周年庆典。尽管初入总统办公厅,佩斯科夫仍被委以重任,是此次庆典筹备活动的重要参与者。2003年3月,圣彼得堡建城300周年庆典正式举办,时任中国、德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法国、日本等42个国家的元首一同出席此次活动,而佩斯科夫是整个庆典的新闻工作负责人。有媒体评论,经历这场大型活动的考验,佩斯科夫证明了自己不仅是一名优秀的外交官,还是一位能担重任的“领导人”。

克宫“喉舌”

2000-2004年,佩斯科夫先后担任总统办公厅新闻局媒体关系处副主任、第一副主任,逐渐在总统办公厅站稳脚跟。2004年,佩斯科夫成为格罗莫夫的副手,担任总统第一副新闻秘书。

作为格罗莫夫的副手,佩斯科夫主要负责信息协调工作,工作内容涵盖筹备大型新闻发布会,各种电视辩论及会议,以及总统办公厅新闻处的“年度大戏”——总统与民众“直播连线”电视直播栏目。佩斯科夫是从2001年开始的“直播连线”栏目的创立者,多年来也一直是该活动的负责人。“直播连线”是俄罗斯民众了解克里姆林宫的一个重要窗口,俄罗斯总统会直播回答公众向总统提出的涉及政治、经济、社会、军事、民生、科技、体育等各个领域的问题,平均每年回答近70个问题,时间长达4小时。多年来该活动有力拉近了总统与民众的距离,成功塑造了普京的亲民形象,在俄罗斯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2020年12月,因新冠疫情,年度总统“直播连线”改为线上举行。

在负责重大新闻发布会事宜时,佩斯科夫总是提前布置现场,排查各种隐患,以确保活动顺利开展。他自己也承认,在普京的大型新闻发布会之前,他总是很担心,生怕设备出现现场故障,几乎彻夜难眠,即便到现在也是如此。在具体的活动中,这位精通话术的精英则会适时地调控现场氛围,使枯燥的新闻发布活动变得生动有趣。普京并不是循规蹈矩的人物,常常在新闻发布上“自由发挥”,如何控制好普京发言的政治、社会影响,如何为总统的“失态”打好补丁,这也是佩斯科夫的必修课。此外,尽管多年来佩斯科夫意识到“对普京来说,没有令人不安的问题”,但他依旧兢兢业业地避免让不合时宜的“冒犯性”问题出现。

得益于佩斯科夫出色的公关能力,俄罗斯开始与美国的公关公司合作,致力于在国际舞台上改善俄罗斯的形象。2006年在圣彼得堡举行的八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就是佩斯科夫率领的公关团队运作的重要成果。当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世界对俄罗斯的态度都有了明显的好转,不过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和随之而来的制裁结束了这种互利合作。除了针对俄罗斯形象的塑造,佩斯科夫也是普京媒体形象的塑造者。借佩斯科夫之口,普京变得更加“人性化”:人们开始看到,被“神化”的普京也会在西伯利亚原始森林度假,普京也是虔诚的东正教徒,普京与发妻的离婚影响也在最大程度上被淡化。就普京的“亲民形象”的成功塑造而言,佩斯科夫功不可没。

2008年4月25日,佩斯科夫被任命为总理维克多·祖布科夫的新闻秘书,兼任联邦政府办公厅副主任,而这实际是为普京由总统转任总理做准备,同年5月8日,普京就任总理。佩斯科夫再度成为普京意志的传达者。从2008年至今,佩斯科夫亲自参与组织媒体报道俄罗斯最重要、最敏感的事件,范围包括政治、经济、社会、军事、安全、公共卫生等各大重要领域。克里姆林宫的公共关系部门也被移交给佩斯科夫打理,他负责协调俄罗斯和国外政府、企业的交往,打造克里姆林宫及普京的公关形象事宜。他的团队还负责国内外重大新闻的审查、搜集、汇总,定期形成简报交普京审阅,这大大增加了他与普京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佩斯科夫的地位愈加稳固而显赫。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陪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出席活动

2012年5月12日,普京的第三个总统任期开始,佩斯科夫被任命为总统办公厅副主任、总统新闻秘书,他几乎是沿着格罗莫夫的职业发展轨迹走到了现在。唯一的不同是格罗莫夫是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佩斯科夫则是排名第六的副主任。2008年起,先后任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的佩斯科夫开始掌握一定的自主性。当俄罗斯各大媒体登出“克里姆林宫认为…”的标题时,往往都是由佩斯科夫发表的声明与看法,在一定意义上,他是克里姆林宫的“使者”与“喉舌”。有专家指出,佩斯科夫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加总统新闻秘书的身份意味着他被允许开始替普京分担一些“责任”,那么他的表态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普京的态度?他的发言有多少是属于他自己的观点?他在传达总统意志的时候对信息的加工尺度是怎样的呢?

在一些重要的场合恰当地替普京说出他作为总统不方便直接表达的想法确实需要佩斯科夫强大的应变能力和表达能力。比如:“选举的时候你我都投给了总统,所以让我们关注一下他是个什么样的总统。而他是什么样的人,有没有老婆——就交给他个人处理吧,我们不加干涉”;“在美国大选期间,普京从未谈过自己的偏好。他只说过,我们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没有人会允许美国站在强势方的立场与俄罗斯谈话,因为这不能容忍”;“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谴责苏联与希特勒的德国一样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犯下了大错,这不仅刺耳,而且重重刺痛了普京的心”。在俄罗斯和西方关系持续恶化的情况下,佩斯科夫往往在辩护与反击之间表现得得体而有力,这一点深得普京赏识。

佩斯科夫对一些重大事件的判断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克里姆林宫的判断也是外界关心的问题。比如,普京第二个总统任期开始时,社会各界对普京是否会继续寻求连任议论纷纷,佩斯科夫则坚决地否认普京会连续三次参选总统。他强调国家的稳定不取决于谁任总统,而取决于宪法的稳定。

佩斯科夫十分谨慎地表示,虽然他每天都被委托发言并回答国内外媒体的问题,但是他的所有发言都是遵循普京的指示,不敢有半步逾越。2019年初佩斯科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新闻秘书了解很多秘密,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持沉默。不过,作为总统办公厅新闻局唱“黑脸”的那个人,佩斯科夫有些时候的情绪性表达难免与普京的想法有些许出入,显得不合时宜。比如针对2012年国家杜马选举后开始抗议浪潮,佩斯科夫私下关于防暴警察的行动还是“太软”的讲话被当时的国家杜马代表伊利亚·波诺马列夫(反对派人士)发送到推特。这种激进言论在俄罗斯引起了轩然大波,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反对派甚至将其做成口号,在游行示威中挑衅当局。所以普京有时也会严厉批评佩斯科夫的工作。

在接受俄罗斯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索洛维约夫的访谈时,佩斯科夫被问及“你有多少次处于被解雇的边缘?”佩斯科夫则表示普京经常“责骂”他“大嘴巴”,在很多次普京对他严厉的批评之后,他“简直不想活了”。他深知,在最高领导层那里,再微不足道的错误都会因为克里姆林宫的影响力而放大无数倍,他对此也表示理解。佩斯科夫声音略带颤抖地透露,普京在某些事情上表现得格外冷酷,尤其是涉及到“背叛”。不过在多数情况下,普京总能很好地控制自己,比如在了解到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州长富尔加尔的刑事案件细节时,普京极为愤怒,但还是不愿干涉调查,致力于保证法律的效力。

但无论如何,佩斯科夫很庆幸与普京共事如此之久。他曾透露,普京是一个“真正的工作狂”,总统工作的很大一部分是非公开进行的,因而克里姆林宫并无“休息日”一说,每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是真正的工作高峰期。他对总统的感情只有崇敬和钦佩,他非常荣幸近距离观察普京如何创造历史,他自己的工作也因此变得有趣且独一无二。

佩斯科夫有时会在不经意中透露他和普京之间的亲密关系。普京总是亲自在每年10月17日祝贺佩斯科夫生日快乐,并赠送礼物。普京在工作中或工作之余会经常和他开玩笑。这提醒人们,佩斯科夫并不只是新闻秘书,还是总统办公厅的重要成员,是克里姆林宫核心团队的一员。当俄罗斯人对前总统梅德韦杰夫、总理米舒斯京、国防部长绍伊古、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津津乐道时,往往忽视了这个每天在新闻上出现的官员对俄罗斯所有“秘密”的了解可能比那几个“大人物”还要多。

“极右”暗影

在《独立报》2021年8月的百名政治人物排行榜中,佩斯科夫位列第19名,甚至比对外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第22名)、圣彼得堡银行董事会主席尤里·科瓦尔丘克(第24名)、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瓦莲金娜·马特维延科(第28名)排名还要靠前。进入排行榜前二十名已然意味着佩斯科夫在俄罗斯拥有强大的影响力。

有时佩斯科夫的影响力甚至令西方国家不安。比如在针对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涉嫌“通俄”事件中,美国安全部门曾发现,特朗普的律师迈克尔·科恩给佩斯科夫发过邮件,希望就在莫斯科建造特朗普大厦摩天大楼达成一致,两人还通了电话。虽然佩斯科夫后来澄清并没有回复该邮件,但佩斯科夫的独特影响力可见一斑,这个有着犹太血统的公关精英成了西方社会“游说”俄罗斯的关键人物。此外,极为微妙的是,与普京其他的亲密伙伴不同,佩斯科夫并不在美国和欧盟对俄制裁的人员名单里,在西方社会对俄制裁的紧张时期,他不止一次以游客的身份前往北约成员国度假。

2019年2月25日,西方媒体爆料,在法国巴黎高等商学院学习法律的佩斯科夫之女伊丽莎白·佩斯科娃,竟然在欧洲议会做法国极右翼政客、欧洲议会议员肖布拉德的实习生。肖普拉德是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安全与国防小组委员会的成员,是欧盟-俄罗斯议会合作委员会的代表,他从不隐瞒自己的亲俄立场。在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期间,他是莫斯科组织的一次全民公投的国际观察员之一,与欧盟的立场相左,他在公投后公开表示公投是合理的。此外,他还曾是法国民粹主义代表人物勒庞的顾问。这引起了欧洲多国的严重不满,有政客表示,伊丽莎白·佩斯科娃出现在欧洲议会是欧洲议会的“极大耻辱”,这样的实习代表着欧洲议会极右翼团体与克里姆林宫之间的明确财务联系。次日,塔斯社刊登了佩斯科夫的声明:“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一个普通学生和普通实习,这与我的女儿有关,与我的公务和工作无关”。

1995年,法国国民阵线创建者勒庞访问莫斯科,左为勒庞,右为日里诺夫斯基。

这种表态自然无人相信,连俄罗斯人自己都不信。前文提到过,1994年,佩斯科夫与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结识并加入自由民主党,而日里诺夫斯基多年来也一直与欧洲乃至世界上的右翼团体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2003年,当伊拉克面临着美国入侵威胁的时候,日里诺夫斯基召集国际极右翼组织,在莫斯科举行了第一次全球爱国主义政党大会来声援萨达姆。由此看来,佩斯科夫背后所代表的势力更加微妙,让人捉摸不透。

三次婚姻

佩斯科夫有过三次婚姻、五个孩子。

佩斯科夫的原配是著名的苏联元帅谢苗·米哈伊洛维奇·布琼尼的孙女阿纳斯塔西娅·布琼妮娅。布琼尼是苏联最著名的军事领导人之一,1935年晋升为元帅。他参加过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在内的四次重大战争,三次获苏联英雄称号,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著名的骑兵统帅。布琼妮娅的父亲曾担任过外贸部高官,兼任俄罗斯马术联合会主席。

佩斯科夫与布琼妮娅于1988年结婚,两年后育有一子尼古拉。布琼妮娅一向独立且向往自由,并不愿意做一个安静的贤内助。当时佩斯科夫在苏联驻土耳其使馆工作,布琼妮娅在传统的土耳其女性中显得格格不入,她也不愿因为佩斯科夫的工作受到限制,1994年两人离婚,布琼妮娅独自抚养儿子尼古拉。也有传言说,1990年代初期,布琼尼家族因为苏联解体而失势,这对于他们的婚姻是一个打击。

2012年,尼古拉在父亲的帮助下开始担任《今日俄罗斯》的体育栏目记者。值得一提的是,尼古拉与佩斯科夫后来的其他子女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常和他们一同外出游玩。

佩斯科夫与长子尼古拉、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女儿伊丽莎白共同度假

佩斯科夫的第二任妻子是叶卡捷琳娜·索洛钦斯卡娅。她的祖父和父亲均是外交官。在她14岁那年,她跟随在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馆工作的父亲一同在伊斯坦布尔生活。1994年,佩斯科夫恰好在俄罗斯驻土耳其使馆工作,27岁的外交新星与刚刚年满18岁的索洛钦斯卡娅喜结连理。同年在岳父的帮助下,佩斯科夫被调回外交部机关工作,两年后以一秘的身份重回俄罗斯驻土耳其使馆。夫妻俩育有一个女儿伊丽莎白(见上文),两个儿子米克和丹尼斯。随着佩斯科夫逐渐身居要位,每天在克里姆林宫工作的时间愈来愈久,留给家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索洛钦斯卡娅表示,“我结婚不是为了地位,也不是为了钱,我不愿意嫁给一个‘待定’的人。”这段婚姻慢慢走向终结。此后索洛钦斯卡娅定居巴黎,拥有自己的公司并积极从事慈善事业。

佩斯科夫的第三任妻子是著名的花样滑冰运动员塔季扬娜·纳夫卡,除了拿到2006年都灵冬奥会的金牌外,她和搭档还曾夺得两届世锦赛金牌和三届欧锦赛金牌。纳夫卡在俄罗斯被誉为花滑女王,2014年成为索契冬奥会的形象大使。

2010年,佩斯科夫与纳夫卡相识于一个共同好友的生日聚会上,奇妙的是,纳夫卡不知道这位风度翩翩的男士就是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也不知道这位富贵典雅的女士就是俄罗斯花滑女王。据说佩斯科夫礼貌地亲吻了纳夫卡的手,说了句“很高兴认识你”就离开了。但是两人的命运慢慢交织在了一起,2014年,这对佳人迎来了女儿娜杰日达,这是佩斯科夫的第五个孩子。2015年8月1日,克里姆林宫新闻秘书与花滑女王在索契举行了婚礼。毋庸置疑,这场婚礼引起了整个俄罗斯的轰动。

佩斯科夫与现任妻子纳夫卡以及双方所有的孩子(纳夫卡此前有过一段婚姻,有一个孩子)

婚礼上,佩斯科夫被拍到戴着一块价值67万美元的理查德米勒手表,这比他申报的全年收入还要多,反对派代表纳瓦利内迅速抓住热点对佩斯科夫及其家人展开调查,尽管佩斯科夫说这是他夫人送的礼物,但反对派认为“事属可疑”。还有媒体披露,佩斯科夫夫妇还拥有大量豪华房产,来源也值得怀疑。不过这些传闻到目前为止丝毫没有影响佩斯科夫的地位。在这第三段婚姻里,两个大忙人也是聚少离多。但是每周日晚上,一家人总会聚在一起桑拿,佩斯科夫在接受访谈时表示,这样的日子是短暂的,但也是格外幸福的。

(周楚人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硕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丁晓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